您目前的所在位置:   首页> 硅谷創新 > 硅谷看世界 > 《硅谷財經圈》從抄襲的進化優勢看強者益強

《硅谷財經圈》從抄襲的進化優勢看強者益強

视频介绍:
---  以上視頻和以下文字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  ---
 
《硅谷財經圈》從抄襲的進化優勢看強者益強
嘉賓:王川 
主持:丁維平
 
公衆微信號:guigudingding(硅谷丁丁)
 
以下文章作者: 王川, 獨立投資人. 
 
(1)
 
到陌生都市的遊客,駐足街頭尋找餐館時,常常面臨這樣壹個問題:
 
壹家餐館人滿爲患,熱鬧非凡; 隔壁另壹家餐館門可羅雀,只有兩三個食客.
 
在沒有其它更多信息的情況下,該到哪家餐館吃?
 
如果妳像大多數人壹樣, 答案是: 選擇那家人多的餐館.
 
因爲妳沒有能力迅速判斷哪家餐館更好,而其他人的選擇,成了最可靠的指南.
 
這種行爲模式的後果是,擁擠的餐館生意越來越好. 人少的餐館則長期蕭條,倒閉的風險更大.
 
世上多有自命不凡者,爲標榜自己的與衆不同,常常不屑的評論同類說, “ *國人就是浮躁,愛紮堆!”
 
模仿/抄襲其他人的行爲方式,究竟是愚蠢淺薄,還是聰明實用? 不愛紮堆,特立獨行的個體,是否真的比愛紮堆的個體,有更多進化優勢?
 
     (2)
 
2007年,英國 St Andrews 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 Kevin Laland,決定通過公開懸賞壹萬英鎊的方式,給這個問題尋找壹個科學的答案.
 
他給全世界的學術界同仁發公開信:
 
“假設妳在壹個陌生的環境裏,不知道哪裏有好吃的,不知道如何從點 A到點 B,妳會花時間自己調查呢,還是觀察模仿其他人?如果模仿,妳會模仿誰?妳看到的第壹個人嗎,還是最常見的行爲方式?妳總是模仿呢,還是選擇性的模仿?”
 
競賽的規則,是以所謂的“多臂賭博機”(multi-armed bandit) 的數學模型爲基礎. 賭博機,也叫老虎機,賭徒在投擲硬幣後,轉動其把柄 (就是所謂的 “臂”)後, 馬上可以看到自己的回報.
 
參賽者每壹個回合的行動,可以有三個選擇: 觀察,探索和開發.
 
觀察, 就是看別的參賽者的行爲 (撥動了哪個老虎機?) 和相應的回報, 記錄下來.
探索,就是隨機嘗試探索別的行爲(老虎機)和相應的回報,記錄下來.
開發,就是在自己記錄下來的策略中選擇,直接撥動壹個老虎機,獲得相應的回報.
 
每個老虎機的回報,不是完全固定,而會隨時間推進,有壹定幾率會改變.
 
只有選擇“開發”的行爲時,才可以真正獲得回報。參賽的程序,必須制定策略,分配多少時間去開發,探索或者是觀察。參賽者,每個回合都有可能死亡,而其過去每個回合的平均回報越低,死亡被淘汰的概率就越大.
 
包括Laland 在內的大部分學者,在比賽開始前,預測勝出的策略,將會是模仿和探索的這兩種學習方式的結合.
 
來自十六個國家的 104個參賽者,提供了他們的競賽程序。經過壹年多,兩個階段,幾十萬個回合的厮殺,來自加拿大的兩個年輕研究生提交的壹個叫做 discountmachine 的算法,意外地獲得第壹名.
 
discountmachine 的策略,以“觀察”爲主,幾乎完全不用“探索”的學習方式。即便在競賽主持者調節各種環境參數後 (改變環境變化速度,改變觀察信息失真或者無效的幾率,改變可觀測的其它個體的數目), 這個策略仍然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輕松擊敗其它對手.
 
事後分析,“觀察”,作爲壹種社交學習方式,它的本質優勢在于,觀察到的社會其它成員的行爲,有較大的幾率是回報最高的選擇,所以值得模仿。這種優勢在相對穩定的環境裏尤其突出。而“探索”獲得的回報,統計平均上會趨于平庸,不利于建立進化優勢.
 
唯壹的例外,是環境變化速度極快的情況,這意味著老的行爲模式的回報隨時間流逝變化很大,簡單的模仿抄襲完全喪失了價值.
 
生物界的紮堆現象,原來不是天生如此,而是進化淘汰的自然結果。那些總是特立獨行者,大多很快耗盡自身資源而早夭。
 
    (3)
 
美國學者,前哥倫比亞大學教授,Duncan Watts 2006年曾經做了壹個實驗:
 
他從網上召集了壹萬多名少年測試者,給他們壹組 48 首不知名的歌曲的清單,觀察他們下載試聽歌曲的行爲。測試者可以先試聽音樂,然後決定是否下載歌曲。測試者分爲兩組,壹組知道每首歌曲其他多少人下載 (A組), 另壹組則什麽都不知道 (B 組).
 
排名第壹的歌曲的下載數是 350, 第二名是 200, 最後壹名歌曲的下載數不到 10,除了前三名以外,其它所有歌曲下載數都低于100,而壹半以上的歌曲下載數不到30 !
 
公開透明的信息,使個體迅速模仿他人的選擇。模仿的結果,則是市場份額急劇向前幾名傾斜。前幾名吃肉,其他人只能喝湯.
 
這個現象在網絡時代尤其突出. 美國有統計數字顯示,谷歌搜索使用者 98%都只會點擊前面三個搜索結果,而第壹個搜索結果會得到 60% 的點擊. 如果妳在搜索結果排行前三名之外,不要說肉,連湯也很難喝上了.
 
    (4)
 
進壹步觀察歌曲下載數的細節時,Watts 和他的團隊又有新的發現:
 
歌曲下載數目的相對排序,兩個對照組之間,並沒有很強的關聯。有更多信息後,最大的改變,來自于誰變成了第壹名,誰變成最後壹名。原先最熱門的歌曲變得冷門的概率很小,最冷門的歌曲變得熱門的概率也很小.
 
但是其它各種情況都有可能. 原先排名中間的歌曲,可能突然變成頭牌,但更可能的是,排名跌倒最後,無人問津.
 
這個現象的後果讓人不禁打了壹個激靈:
 
壹些行業湧現出來的成功者,很可能是因爲這種個體模仿的網絡效應所致. 其産品特性, 往往並不是最優秀的.
 
但成功者可能錯誤的把成功歸因于産品特性。失敗者則沒有研究如何正確利用網絡效應,而是開錯了藥方,繼續埋頭研究如何提高産品特性,但這並沒有什麽卵用。失敗者長期陷入 "失敗 - 開錯藥方 - 繼續失敗 - 繼續用錯藥"的痛苦怪圈內苦苦掙紮,無法自拔.
 
    (5)
 
實際上,對于群體抄襲模仿的行爲導致的正反饋現象,匈牙利數學家波利亞 (George Polya) 早就提出過所謂 “波利亞罐子模型 (Polya Urn Model)”的問題。這個罐子模型的壹個例子是:
 
有壹個罐子,裝滿紅色和綠色的球。紅球和綠球的數目壹樣, 50/50。假設我們每次從罐子裏隨機拿出壹個球,然後再把這個球和另外壹個相同顔色的球放回罐子裏.如果我們不斷長期重複這個過程,最終罐子裏的球的顔色分布會是什麽樣子的?
 
英國經濟學家 Brian Arthur 和幾名同事在 1983 年的論文裏,計算分析這個例子得出的結論是:
 
1) 給足夠長的時間,最終這兩個不同顔色的球的比例,將會接近 100:0.
2) 最開始很難預測是紅球,還是綠球會勝出. 受各種偶然因素影響, 都有可能.
3) 勝出者在過程的早期就會湧現.
4) 壹旦領先,很難反轉.
 
這裏的關鍵是: 事先無法預測誰是勝者, 但在早期勝者開始湧現, 趨勢不可逆轉時,應果斷加倉, 順應趨勢.
 
    (6)
 
西班牙服裝品牌 Zara,  采用的就是這種策略。他們意識到對于未來幾個月流行服裝款式的預測,他們其實不比別人強。大部分時裝品牌公司, 試圖預測下壹季流行的款式,但壹旦預測失誤,大批服裝在店裏滯銷,損失慘重.
 
Zara 派人定期到各個大規模購物中心,觀察消費者的穿衣樣式。再根據這些數據,設計大量各種款式,衣料和顔色的服裝組合,隨後迅速生産出小批量的成衣,送到零售店.
 
零售店的銷售數據,馬上可以告訴他們什麽款式賣得好. 他們再據此信息, 迅速大規模生産賣得好的款式. Zara 可以在兩周內, 完成對新款服裝的設計/生産/運輸/銷售,覆蓋全世界的所有角落.
 
Zara 的創始人,Amancio Ortega, 2017年三月時身價高達七百億美元,是歐洲首富.
 
抄襲模仿,是導致強者益強的唯壹因素嗎?
落後者,難道就永遠沒有機會翻盤嗎?
如何以弱勝強?
何時需要果斷止損,退出放棄壹個市場?
且聽下回分解.


公众微信号:guigudingding(硅谷丁丁)

以下文章作者: 王川, 独立投资人. 

更多內容請關注王川公衆號investguru ,新浪微博“硅谷王川",知乎專欄"兵無常勢". 

硅谷創新頻道-丁丁電視

 

由美國亞裔英雄獎得主,科技媒體人丁維平在硅谷創辦,由丁丁電視提供硅谷第一線原創內容。為創業者投資人搭建高端人脈網;為中國企業進入美國市場提供媒體推廣服務,為中美科技交流架橋鋪路。 
 
地址: 3350 Scott Blvd., Building 54, Santa Clara, CA 95054
 
電話: 408-244-8883
 
微信號: guigudingding

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欢迎购买本网站任何广告版位,将您的营销效益最大化,请立即与我们联系,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