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所在位置:   首页> 社區公益 > 硅谷活動 > 紀念胡瓊君--矽谷飛揚藝術中心總裁

紀念胡瓊君--矽谷飛揚藝術中心總裁

视频介绍:
壹位純真的勇士--紀念胡瓊君
 
活躍在矽谷灣區三十多年,爲弘揚中華文化及各族裔文化做出傑出貢獻的飛揚藝術團團長,胡瓊君(Ann Woo),8月11日在飛揚藝術中心門口被襲擊,于8月25日逝世。AnnWoo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她是壹個了解了生活的本質,卻依然熱愛生活的人。
我第壹次認識AnnWoo是2002年我在星島中文電台的時候。她,段昭南老師,和另壹名藝術家,壹起講述和介紹飛揚將要舉辦的壹個大型活動。當時,Ann的中文還沒有那麽流利,但她堅持用中文介紹,讓國語台的更多聽衆能夠聽懂。我與湯淩創辦美國華語電台的時候,Ann熱心地支持我們,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甚至出錢贊助節目。後來當我到華語電視和世界電視的時候,Ann也繼續支持我們所做的事情。2008年我在美國華語電視和美國中華婦女聯合會合作,辦了最早的壹屆矽谷春晚。 2009年因爲我們的財力、精力不足,尋求Ann的幫助。她認爲這是壹個很好的活動,可以讓各族裔壹起歡聚、慶祝春節,又可以彼此弘揚文化。從那時起她就壹屆接壹屆的舉辦矽谷春晚。我和Ann合作,主持了壹屆又壹屆的矽谷春晚,到今年已經是第九次。在和Ann壹次次合作當中,我越了解她,也就愈發敬佩Ann的爲人以及她所做的事情。Ann是壹個以藝術至上、以藝術家至上的人,從來不顧個人的得失。我曾經問過Ann:“妳辦壹個活動,爲什麽要跟這麽多的人、這麽多的社團合作,花大量的時間去溝通協調?”Ann說:“每個人都有他的長處,我的做法是看別人的好處,用別人的長處,讓更多的人共襄盛舉。我願意多花壹點時間跟他們來溝通。”
在曆屆矽谷春晚的演出現場,我和Ann都是共用壹個化妝室。看著她跑進跑出打著電話,有時候臨到要開演了還在爲壹些細節溝通協調。她把所有的壹切都承擔在自己的肩上,只爲了讓參與的人能更好的在舞台上表演。她常常在演出結束之後都顧不上吃口飯、喝口水。每壹次演出也都能看到Ann的先生在跑前跑後的忙碌。有壹天我在化妝室跟Ann說,妳先生真棒啊,壹直這樣幫著妳。她說,我和妳壹樣,嫁了好老公,不然我們沒有辦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跟她提起丁丁電視八年創業的艱難。她就笑著說:“妳才八年,我都三十年了”這期間Ann經曆了許多次波折。記得有壹次,飛揚的舞蹈老師把學生帶走,在離她不遠的地方開壹個舞蹈學校。當時,Ann面臨巨大困境,頂著非常大的壓力,四處奔波。我問過她,妳這麽累,自己還要虧錢來貼補。現在飛揚舉步維艱,妳有沒有想過把藝術中心停下來?她說:“我壹定會做下去的,因爲飛揚不是我壹個人的,是所有藝術家的平台,是大家在這裏交流文化的壹個地方,我不做誰做呢?”

Ann是壹個非常純真,有點傻的人。喬布斯去世的時候,有壹位中國來的藝術家制作了壹幅喬布斯肖像,Ann打電話叫我去主持壹個捐贈儀式,把畫送給蘋果的另壹位創辦人斯蒂芬,沃茲尼克。我們當天做了壹個很感人的活動,請來了沃茲尼克夫婦接受捐贈。哪知沒過幾天這位中國畫家要回送給蘋果創辦人的畫,大家有些尴尬和不解。然而Ann和另壹位顧大姐承擔責任四處協調幫助要回並歸還了畫作。Ann壹片熱心完全不顧個人得失,對藝術家表現出最大的寬容和理解。
Ann十分尊敬藝術家。她常常跟我說,任何活動都不應該讓藝術家去免費表演。律師說話不會免費,老師教課要收學費,藝術家的工作,爲什麽要免費地去做呢?正是因爲如此,她常常在很多場合下挺身而出,爲藝術家爭取應得的權益。Ann在她弘揚藝術的生涯中,也創造了很多第壹次,和很多最具創新的嘗試。她的飛揚藝術團是第壹個華人創立,提供給多族裔,擁有著多元文化的藝術活動場所。Ann于加州伯克利大學碩士畢業,擁有九項發明專利也是第壹位和主流聖荷西芭蕾舞團合作創編舞蹈的人。由著名作曲家楊智華作曲,Ann與芭蕾舞團聯合演出的大型的芭蕾舞蹈史詩“神哉中華”,于2005年在聖荷西表演藝術中心成功上演。Ann也是灣區第壹個在自己的藝術中心開設了不同族裔的藝術課程。跟飛揚合作的族裔有,印度,伊朗,美國,等等。
2016年的最後壹天,我記得非常清楚。我和Ann約好了在丁丁電視見面,她興沖沖的過來跟我討論矽谷春晚的推廣。不巧的是,我正好在外面撞了車。她在我的辦公室裏壹等就是兩個多小時。等到我之後,我跟她說,抱歉Ann,我現在心情不是很好。然後她在我的辦公室,陪著我聊天、討論春晚的細節,直到撞車的另壹方給我打電話我們才結束了談話。那壹天,她整整陪了我四個小時。就在今年六月,Ann興沖沖的給了我壹瓶擦臉油,說是她用了感覺很好,還說讓我壹定要花點時間保養自己。我當時笑得直不起腰,因爲其實最不知道保養自己的是她自己。
Ann曾在扶輪社,之後雖離開了多年,今年決定再次回到扶輪社裏。今年年初時,Ann跟我說,她想再次加入到扶輪社,這樣我們可以多見面,也會跟社區的聯絡更緊密。在正式加入扶輪社之前,Ann已經在近半年的時間裏都常去扶輪社參加各種活動。終于,七月份,我見證了Ann在新會長上任的第壹天正式加入了扶輪社。那壹天,世界日報的社長駱焜祺也來到了扶輪社,我們三個還壹起合影留念。當時,扶輪社正在計劃和世界日報聯合舉辦的秋季嘉年華會。Ann聞言立即表示她可以組織飛揚的藝術家們參加表演。我們甚至已經准備了她的表演時間,卻因爲Ann的突然逝世,我們不得不做其他的安排。
8月23日,我匆匆趕到醫院,見Ann最後壹面。那時候,只見她全身插著管子,只聽得見呼吸機機械的運作,看得見屏幕上平穩的心跳。我對她說,妳是如此堅強樂觀的人,妳壹定要醒來,醒來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麽。Ann像睡著了壹樣,沒有任何的反應,心電圖依舊平穩的跳動著。我希望她能聽到、感受到,有很多很多愛她的朋友在爲她奔忙,有很多人都希望能幫助到她和她的家人。
Ann的壹生有太多感人的時刻。她的真誠善良,無私熱心,影響並感染了她身邊許許多多的人。在8月26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上百人從四面八方趕來,用各種方式表達對她以及飛揚藝術中心的支持。就像SanJose芭蕾舞團前藝術總監,DennisNahat所說的那樣,“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人像Ann壹樣,真正懂得並尊重藝術家,拼盡全力弘揚藝術”。我們在這裏只有禱告,祈求上帝看顧Ann的家人,也能夠喚醒那些有良知的人,還原8月11日事情的真相,讓Ann能夠在天堂裏安心,幫助更多的人。
本篇文章由Diana Ding(丁維平)口述,Alice Zhao整理。


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欢迎购买本网站任何广告版位,将您的营销效益最大化,请立即与我们联系,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