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01阅读
  • 0回复

当务之急,重新认识特朗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dingding
 

本帖被 dingding 执行置顶操作(2018-06-01)
当务之急,重新认识特朗普
摘自:主流视界
中国大部分民众,在媒体有意无意的引导下,都对这位总统的认知存在与事实相去甚远的偏差。


在很多中国人眼里,特朗普就是一个“疯子”。不仅普通老百姓这么认为,传统精英也不喜欢特朗普,包括金融市场,甚至美国本土的华尔街,也常常以疯子来形容特朗普。


但一系列的事实表明,特朗普不但不是疯子,相反非常清晰知道自己作为总统的使命和意志。更让人可怕的,是他坚定不移地落实和推行自己长久以来就想得非常清楚的政策框架。


为什么说特朗普不是疯子,相反是一个相当难对付的总统。如果一个人三十年前就把问题看得非常清楚,并且三十年后还坚定不移地去执行当初的想法,你还会说他是疯子吗?


看看这个视频,你就全都明白了。三十年前,特朗普接受电视采访时,谈到美国和日本等国家的贸易问题时,发表了如今对中国几乎一模一样的观点,而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商人:




简单来说,特朗普认为,美国每年几千亿的贸易赤字会严重削弱美国竞争力,会把美国推向毁灭的境地。而日本等国家,采取贸易保护政策,对美国是非常不公平的。比如日本的商品可以在美国随意卖,但是反过来却不行。美国人以大量赤字为代价,为日本的繁荣在买单,这让美国不可接受。如果他当总统,一定会改变这一点。


三十年后,当特朗普真的成为美国总统后,他兑现了当年在电视采访中的主张。把以上语境中的日本换成当今的中国,是不是一模一样?


至此,你就知道,特朗普搞贸易战,根本就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他几十年对这个国家的观察、切身体会和反思的结果。


我们再来看一段特朗普当年就职演说当中的一段话:




  • 长久以来,我们首都中的一小批人享用着利益的果实,而民众却要承受代价。华盛顿欣欣向荣,却未和人民公诸同好。政客贪位慕禄,而工作渐渐流逝,工厂一一关闭。建制派自顾利禄,而忘记人民应该被保护。


  • 他们的成功不属于你们,他们的光荣与你们无关,他们在首都庆贺,但是全国各地奋斗的一个个家庭却在挣扎。那些都将得到改变,从此时此地开始。因为这一刻是你们的时刻,这一刻属于你们。


特朗普贸易战的底层逻辑就是:改变美国低储蓄的现状,重振美国制造业,将跨国公司的全球代工产业链重新吸引回美国(对外加关税对内降企业所得税),为美国工人创造机会,增加美工人的收入。




如今,许多人还在研究:特朗普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商人?他到底懂不懂政治?他是不是在搞垮美国?就是抓不住重点!


一年来,细心的专家发现:特朗普的上台开创了一门新型的学课,那就是“商人政治学”,他完全打破了一个大国领袖的执政模式,他是典型的商人与政治人物的复合体。在特朗普身上:有传统商人的“进攻、善变、谋略、狡诈”;同时也有现代政治人物的“时尚、多情、油腻、幽默”;“商人政治”家的本质就是“执著、记仇、好斗、圆滑”。可以说:特朗普是一个政治“怪胎”,是“美国新时代”造就的一个新型国家领导人;这不是特朗普的错,而是今天的美国急切需要这样一个“怪物”来拯救美国;如果你相信上帝的话:特朗普可能是上帝给美国和世界的一纷礼物。


当下的美国就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谁都想跺他两脚,甚至像菲律宾这种国家都可以出来辱骂美国总统,因为美国已经不知道如何发火了,找不到敌人是谁了,已经长期没有血性了;表面上的强大掩盖不了其内在的虚弱,美国的错误就是他长期“正确”造成的恶果,一个永远“正确”的美国,任何人都可以欺骗他,包括他的盟友和所谓的战略伙伴,更不要说敌人了,明的、暗的,每个人都在暗算美国。


特朗普是以“捣蛋者”的身份参加美国总统大选的,他像一头大象闯进了瓷器店,把所有的一切砸的稀巴烂,这样的“坏蛋”让一切仇视美国的力量欢心鼓舞,有明里支持的,有暗中相助的,更有操纵选举的,渴望特朗普这个“大坏蛋”上台之后彻底搞垮美国,实现对美国“和平演变”的战略企图。


特朗普违反常规的选举操作手法极大地欺骗了全世界,他的上台不是华盛顿主流政治的功劳,而是美国的敌人和最普通美国劳工阶层的功劳,是他们联手把特朗普送上了最高领袖的宝座,是悲?是喜?是玩笑?天知道!


从那天起,特朗普要“复仇”、要“颠覆”;他要展现商人的利己主义,也要展现政治人物的现实主义;他要用美国传统的保守主义理念,去摧毁华盛顿业已成形的腐蚀的“政治正确”。其实,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和“让美国再伟大”就是典型的“商人政治”的一个最清晰的诠释,前者代表商人,后者体现政治。


那么,“商人政治”到底具有什么样的可怕性?特朗普将用什么方法去对付那些美国眼中的“流氓”?

第一,美国将变得激进、富有进攻性。“商人政治”的核心是“利用现有资源实现利益最大化”,更加重视战术手段,短时间内使敌人屈服。但可怕的是:他并不抛弃政治诉求,要实现经济利益与政治利益双丰收,要成为一个绝对的赢家。以往的美国为了要实现政治战略,经常会主动牺牲一定的经济利益。特朗普认为这种做法是愚蠢的,如果一个国家连经济利益都不能维护,伤害本国民众的利益,怎么可能维持国家的强大呢?如果国家经济衰败了,民众失业了,制造业流失了,商品没有竞争力了,那还有什么政治战略可言。在特朗普的心中:经济利益是最大的政治利益,一个不谋利经济利益的国家,终久不可能在政治上获得成功。


第二,美国将更加重视双边关系,不再寻求低效率的多边合作。这是对现有世界秩序和组织架构最大的颠覆,是对美国数十年来华盛顿建制派呕心沥血的重大否定。美国将要回到一个先贤们初创时期的小型俱乐部模式;有人说这是在破坏世界多元化格局,但在我看来:这恰恰是多元化的初衷,注重个性化发展,尊重每一个个体的发展模式。现在的世界重视的是组织和国家的作用,世界事务由几个大国和组织来操纵,对小国不尊重,国家干涉成了主流,甚至许多民主国家都在牺牲个人的自由,政府干涉变的更加肆无忌惮,使整个世界滑向了“左”的方向,这种模式很容易出现独裁和专制,是对自由理念体系的一种破坏。


第三,美国将变的更加急功近利,毫无禁忌地操控各种议题,从此使世界变的越来越“热”,严重打破某些独裁国家渴望“稳定”的企图。对于许多独裁者来讲,国家越“稳定”越有利于长期执政,越有利于控制自己的臣民。特朗普认为:美国过去帮助独裁专制国家发展经济是助纣为虐,是在协助暴政维持统治。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将点燃集权国家中被掩盖的政治议题,在民族、主权和体制方面突破所谓的“底线”,表面上美国并不干涉他国内政,但通过经济施压,引爆热点,逼迫独裁者出招,为美国提供干预创造有利的条件和机会。


第四,美国将更加重视普世价值观同盟的建立,把推行以自由为核心的值观理念作为政治战略的重中之重。有人误认为特朗普不懂政治,其实他的政治理念更加务实,他以商人的眼光看待政治,认为:国家资本主义的成本优势就是“低人权”,用国家意志压榨人民,通过牺牲人民的人权来维持低成本优势,所以特朗普竭力要在“公平”这个议题上施压,其实就是在打人权和自由的牌,逼迫集权国家改善劳工条件,从而实现美国的商业优势。


第五,特朗普将使美国变的更加“纯净”,美国不再是世界移民的“垃圾场”,要把美国变成一块自由灵魂的净土。特朗普认为:现在的美国太垃圾了,移民太容易,只要符合所谓“条件”,牛鬼蛇神都可以进来;美国真正需要的是那些“尊重美国价值观、乐于奉献美国精神、有自由理念和科学精神”的世界公民,绝对不能容忍美国变成“集权腐败者转移资产的天堂”,绝对不允许具有“极端反美思想”的人移居美国,也不准许有人打着“难民”的幌子来侵蚀美国的福利体系。

其实,特朗普的“商人政治”特征是支持他的美国选民赋予的,假如这是“孤立主义”的一种表现,那也不是他的错,而是当下的美国需要这样一位领袖。特朗普的出现是时代的需要,是对美国过去几十年来“政治正确”路线的一种修正。美国始终在变,变来变去,但有一点就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崇尚自由的精神。
摘自:主流视界



以上内容摘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