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38阅读
  • 0回复

一位纯真的勇士- 纪念胡琼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dingding
 

一位纯真的勇士
   - 纪念胡琼君



活跃在硅谷湾区三十多年,为弘扬中华文化及各族裔文化做出杰出贡献的飞扬艺术团团长,胡琼君(Ann Woo)811日在飞扬艺术中心门口被袭击,于825日逝世。AnnWoo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她是一个了解了生活的本质,却依然热爱生活的人。
我第一次认识AnnWoo2002年我在星岛中文电台的时候。她,段昭南老师,和另一名艺术家,一起讲述和介绍飞扬将要举办的一个大型活动。当时,Ann的中文还没有那么流利,但她坚持用中文介绍,让国语台的更多听众能够听懂。我与汤凌创办美国华语电台的时候,Ann热心地支持我们,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甚至出钱赞助节目。后来当我到华语电视和世界电视的时候,Ann也继续支持我们所做的事情。2008年我在美国华语电视和美国中华妇女联合会合作,办了最早的一届硅谷春晚。 2009年因为我们的财力、精力不足,寻求Ann的帮助。她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活动,可以让各族裔一起欢聚、庆祝春节,又可以彼此弘扬文化。从那时起她就一届接一届的举办硅谷春晚。我和Ann合作,主持了一届又一届的硅谷春晚,到今年已经是第九次。在和Ann一次次合作当中,我越了解她,也就愈发敬佩Ann的为人以及她所做的事情。Ann是一个以艺术至上、以艺术家至上的人,从来不顾个人的得失。我曾经问过Ann:“你办一个活动,为什么要跟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社团合作,花大量的时间去沟通协调?”Ann说:“每个人都有他的长处,我的做法是看别人的好处,用别人的长处,让更多的人共襄盛举。我愿意多花一点时间跟他们来沟通。”


在历届硅谷春晚的演出现场,我和Ann都是共用一个化妆室。看着她跑进跑出打着电话,有时候临到要开演了还在为一些细节沟通协调。她把所有的一切都承担在自己的肩上,只为了让参与的人能更好的在舞台上表演。她常常在演出结束之后都顾不上吃口饭、喝口水。每一次演出也都能看到Ann的先生在跑前跑后的忙碌。有一天我在化妆室跟Ann说,你先生真棒啊,一直这样帮着你。她说,我和你一样,嫁了好老公,不然我们没有办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跟她提起丁丁电视八年创业的艰难。她就笑着说:“你才八年,我都三十年了”这期间Ann经历了许多次波折。记得有一次,飞扬的舞蹈老师把学生带走,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开一个舞蹈学校。当时,Ann面临巨大困境,顶着非常大的压力,四处奔波。我问过她,你这么累,自己还要亏钱来贴补。现在飞扬举步维艰,你有没有想过把艺术中心停下来?她说:“我一定会做下去的,因为飞扬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所有艺术家的平台,是大家在这里交流文化的一个地方,我不做谁做呢?”





Ann是一个非常纯真,有点傻的人。乔布斯去世的时候,有一位中国来的艺术家制作了一幅乔布斯肖像,Ann打电话叫我去主持一个捐赠仪式,把画送给苹果的另一位创办人斯蒂芬,沃兹尼克。我们当天做了一个很感人的活动,请来了沃兹尼克夫妇接受捐赠。哪知没过几天这位中国画家要回送给苹果创办人的画,大家有些尴尬和不解。然而Ann和另一位顾大姐承担责任四处协调帮助要回并归还了画作。Ann一片热心完全不顾个人得失,对艺术家表现出最大的宽容和理解。

Ann十分尊敬艺术家。她常常跟我说,任何活动都不应该让艺术家去免费表演。律师说话不会免费,老师教课要收学费,艺术家的工作,为什么要免费地去做呢?正是因为如此,她常常在很多场合下挺身而出,为艺术家争取应得的权益。Ann在她弘扬艺术的生涯中,也创造了很多第一次,和很多最具创新的尝试。她的飞扬艺术团是第一个华人创立,提供给多族裔,拥有着多元文化的艺术活动场所。Ann于加州伯克利大学硕士毕业,拥有九项发明专利也是第一位和主流圣荷西芭蕾舞团合作创编舞蹈的人。由著名作曲家杨智华作曲,Ann与芭蕾舞团联合演出的大型的芭蕾舞蹈史诗“神哉中华”,于2005年在圣荷西表演艺术中心成功上演。Ann也是湾区第一个在自己的艺术中心开设了不同族裔的艺术课程。跟飞扬合作的族裔有,印度,伊朗,美国,等等。



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和Ann约好了在丁丁电视见面,她兴冲冲的过来跟我讨论硅谷春晚的推广。不巧的是,我正好在外面撞了车。她在我的办公室里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等到我之后,我跟她说,抱歉Ann,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然后她在我的办公室,陪着我聊天、讨论春晚的细节,直到撞车的另一方给我打电话我们才结束了谈话。那一天,她整整陪了我四个小时。就在今年六月,Ann兴冲冲的给了我一瓶擦脸油,说是她用了感觉很好,还说让我一定要花点时间保养自己。我当时笑得直不起腰,因为其实最不知道保养自己的是她自己。




Ann曾在扶轮社,之后虽离开了多年,今年决定再次回到扶轮社里。今年年初时,Ann跟我说,她想再次加入到扶轮社,这样我们可以多见面,也会跟社区的联络更紧密。在正式加入扶轮社之前,Ann已经在近半年的时间里都常去扶轮社参加各种活动。终于,七月份,我见证了Ann在新会长上任的第一天正式加入了扶轮社。那一天,世界日报的社长骆焜祺也来到了扶轮社,我们三个还一起合影留念。当时,扶轮社正在计划和世界日报联合举办的秋季嘉年华会。Ann闻言立即表示她可以组织飞扬的艺术家们参加表演。我们甚至已经准备了她的表演时间,却因为Ann的突然逝世,我们不得不做其他的安排。
823日,我匆匆赶到医院,见Ann最后一面。那时候,只见她全身插着管子,只听得见呼吸机机械的运作,看得见屏幕上平稳的心跳。我对她说,你是如此坚强乐观的人,你一定要醒来,醒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Ann像睡着了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心电图依旧平稳的跳动着。我希望她能听到、感受到,有很多很多爱她的朋友在为她奔忙,有很多人都希望能帮助到她和她的家人。



Ann的一生有太多感人的时刻。她的真诚善良,无私热心,影响并感染了她身边许许多多的人。在8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上百人从四面八方赶来,用各种方式表达对她以及飞扬艺术中心的支持。就像SanJose芭蕾舞团前艺术总监,DennisNahat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像Ann一样,真正懂得并尊重艺术家,拼尽全力弘扬艺术。我们在这里只有祷告,祈求上帝看顾Ann的家人,也能够唤醒那些有良知的人,还原811日事情的真相,让Ann能够在天堂里安心,帮助更多的人。
本篇文章由Diana Ding(丁维平)口述,Alice Zhao整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