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280阅读
  • 0回复

8月26日长城战略咨询主办的创新驱动论坛-中国科技园区成功要诀 2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andy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8-28


三、全球化:打开通往世界的大门

中国科技园区是全球化的产物,也从全球化过程中持续受益。在过去20多年里,中国科技园区一直和全世界最先进的生产力、经营模式、发展理念互动,与硅谷、新竹、班加罗尔等全世界重要的创新集聚区进行链接。从最初的技术再开发,到跨国公司的制造与研发双转移、再到今天的全球链接,科技园区从有限开放到汇聚全球资源,在开放中学习,在开放中赶超,从全球化浪潮中汲取养分,逐步发展壮大。


3.1迎接新技术革命

20世纪8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的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席卷全球,对世界产业结构和生产组织方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以说,中国科技园区从一开始就与新技术革命息息相关,是在迎接信息技术革命的浪潮中,伴随着个人电脑进入中国、进入家庭而快速发展起来。
80年代初期,以计算机为代表的国外新技术、新产品开始涌进中关村。中关村最早的一批科技企业就在这样的背景下,采取引进与创新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产品的二次开发,这其中的典型企业是联想。1987年,联想公司成功开发出“联想汉卡”,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开始代理美国AST电脑,通过给AST电脑装配联想汉字系统,在国内销售。1989年,联想集团的首台联想微机投放市场。Quantum公司将联想设计生产的286主机板销往欧美市场。由此,联想由一个进口电脑产品代理商转变为拥有自己品牌的电脑产品生产商和销售商。
除了联想,中关村电子一条街上各种各样的汉化技术逐步发展起来:王永民的五笔字型汉字输入系统、晓军汉字系统、希望汉字系统、金山中文处理软件以及后来的“中文之星”中文外挂系统软件、汉王手写汉字识别系统等等,波澜起伏。进入完全竞争领域的计算机汉化技术催生了一批如柳传志、王志东等中国著名的IT界风云人物,四方联即四通、方正、联想也一举成为这一时期从技术成功而至商业成功的典范。
这期间,最激动人心的是我国自主创新产品的诞生。80年代末,由王选教授领导研制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实用化研究开始驶入快车道。1988年推出的华光系统,是国内唯一的具有国产化软、硬件的印刷设备。之后,华光型机、型机、方正91型机相继推出。1990年全国省级以上的报纸和部分书刊已基本采用了方正激光照排系统。到1993年,这套国产照排系统迅速占领了国内报业99%和书刊,黑白出版业90%的市场,以及80%的海外华文报业市场,并打入日本和韩国。


3.2承接跨国公司全面转移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全球化浪潮更是风起云涌。跨国公司对中国的产业转移体现为生产制造和研发创新两个环节的“双转移”,在时空上生产制造环节的转移在前,是产业转移的重点,研发创新环节的转移在后,现在仍在进行之中
跨国公司生产制造环节的转移。从90年代初期开始,中国的科技园区,特别是珠三角、长三角附近的科技园区以其显著的区位优势、优越的配套服务环境最先承接国际产业转移,开始重点推动与跨国公司的合资合作,引进了大批投资规模大、技术水平高、产业关联度强的外资项目。这些跨国公司给园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一时间成为经济增长最强劲的驱动力。无锡高新区的全球500强企业超过50家,拥有通用、捷普、西门子、松下、住友等大公司,每平方公里的投资强度高达7亿美元,实现的产值占到总量的一半以上。苏州高新区、上海张江、南京高新区都依托跨国公司的发展而创造了十余年的高速增长奇迹。近年来,随着东部要素成本上升,中西部地区科技园区日渐成为国际产业转移的新舞台,在那里跨国公司将继续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除了最直接的经济贡献,跨国公司的产业转移还为园区带来了资金、技术和先进的管理理念。它们为园区产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资金,也带来零部件供给本地化的机会,为中国企业进入全球供应链带来机遇。跨国公司还通过先进设备、全面的技术支持、优质的售后服务和技术性培训,推动国内相关产业的技术进步。此外,跨国公司带来的先进发展理念和国际规则,对于中国本土企业、中国园区管理者的正向冲击与影响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持续存在。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期,全球化有了新的内容。在跨国公司对中国进行大规模生产制造转移的同时,研发创新的转移也逐渐拉开序幕。跨国公司纷纷在北京、上海等创新资源丰富的区域设立各类研发中心与技术中心。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20年,跨国公司在华设立的各类研发中心有近1600家。这其中,中关村的微软、摩托罗拉、甲骨文,张江的陶氏、杜邦、罗门哈斯、GE,东湖的辉瑞 、霍尼韦尔、柏林化学,西安的英特尔、NEC、富士通,深圳的朗讯、凌阳、伟易达等都是典型代表。研发与服务的全球化极大地促进了知识的扩散和溢出,为中国科技园区直接或间接培养了一大批专业化、高素质研发人才,大大提升了科技园区在全球范围内整合配置创新资源的能力。


3.3融入全球链接


今天,全球化走向纵深,创新全球化时代已经来临。2010年,《硅谷指数》指出,“全球链接能力”是硅谷的四大核心能力之一。新思想、新产业、新商业模式成为吸引创新要素的重要磁体,创业取代跨国公司成为创新全球化的主体。以人脉为核心,以产业创新地图为指引,加快与全球创新高地的产业链链接、资金链接、技术链接,成为我国科技园区在新一轮全球化中重要的发展路径与动力。
留学生归国创业成为自主创新的主力军。留学生创业者所特有的成功的海外学习或工作背景,使他们更容易从高端切入国内市场,与国外创新高地保持高端合作。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关村就兴起了一股留学生归国创业的热潮,留学生创办企业也因而成为这个阶段中关村自主创新的主力军。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又引发了第二波留学生归国创业热潮,中国科技园区乘势而为,出台一系列针对海外高层次人才的优惠政策,鼓励建立留学生创业园,留学生创业已经成为中国科技园区发展的一股先锋力量。十余年来,科技园区涌现出李彦宏、邓中翰、陈宏等一大批佼佼者,诞生了百度、中星微、展讯等一大批优秀的高技术企业。这些留学生创业者有的成为产业组织者,有的成为跨区域创业者,他们还直接或间接推动了中国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投资的发展。海归浪潮的洗礼,直接促进了中国科技园区对新兴产业诞生机制的探索,并在全球产业链发展的前沿持续布局中国的新兴产业。
跨区域创业是全球链接的重要支撑。中国台湾新竹园区的半导体集成电路产业、印度班加罗尔的软件外包产业、以色列特拉维夫的IT和风险投资产业,以及中关村的互联网产业等,无一不得益于硅谷的跨区域创业者。硅谷的留学生和移民企业家通过将硅谷的产业经验和本国结合,利用本国知识密集地区的比较优势和与硅谷产业的互补性,找到了获得价值链上竞争优势的路径。在这些企业家的推动下,母国的高技术产业在硅谷已有的资金、技术、商业模式或组织方式等基础上迅速发展。这些留学生和移民企业家也在这个过程成为穿梭于两地、连接两地的跨区域创业者。现在,除了中关村,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科技园区涌现出许许多多的“空中飞人”,他们有的转化为风险投资人,有的成为产业组织者。在利用和移植硅谷成功经验的同时,这些跨区域创业者们也非常重视母国政府在这一过程中的作用。他们积极利用硅谷跨区域社群的网络优势,向政府提供咨询建议,给产业组织者赋予了新的内涵。跨区域创业者群体,将会在中国的原创新兴产业发展过程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国际技术转移与跨区域合作。在创新全球化大潮中,国际技术转移承担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科技园区通过政策突破、空间集聚和资源信息化集成共享,在海内外兴建一批国际科技合作平台,推进国际技术转移和跨区域合作。比如,青岛高新区建设了中美(青岛)创新园、中以(青岛)孵化器和青岛国际技术转移中心。长春高新区与俄罗斯共同组建了稀土功能材料等三个跨国实验室,设立了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和白俄罗斯国际技术转移中心。中关村示范区利用北京创新资源集中、技术转移活跃的优势,在2012年建设国际技术转移中心,目前已经吸引了33家国际化创新服务机构入驻,促成国际技术转移成功案例26个,技术交易额1.5亿元。


四、产业组织创新:助推产业内生发展

产业组织是以企业为核心,包括政府、大学、科研院所、中介机构等各产业主体在内,承担资金、技术、市场、人才、服务等产业要素配置功能,保障产业健康发展的核心载体。长城战略咨询认为,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产业、不同企业对产业要素的配置需求是不同的,一个地区要保持产业快速发展、打造内生式的产业集群,必须顺应产业成长规律和产业价值规律,进行产业组织创新。中国科技园区在不断地组织和优化产业要素的过程中,充分遵循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依托市场的力量,在发起设立、运作机制、职能定位和治理结构等多方面进行了一系列产业组织的创新实践。特别是在新经济发展模式指引下,中国科技园区紧抓产业组织创新的关键节点,在企业层面分类促进“创业—瞪羚—大企业”梯队式发展,在产业层面建立了以企业为主体的新型产学研、产业联盟、专业园等新型产业组织,为产业集群的内生式发展提供了充足动力。


4.1 针对不同企业生命周期的组织创新


针对初创企业的苗圃、孵化器与大学科技园。在预孵化阶段,科技园区涌现了诸如创业咖啡、创新工场、创业社区、科技馆、博物馆等公共空间,形成新兴产业诞生的苗圃,助推从想法到大公司的梦想实现。在孵化阶段,孵化器已成为中国科技园区开展创业孵化工作不可或缺的重要产业组织形态。自1987年中国第一个孵化器在武汉创立以来,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的科技企业孵化器现在已经有1000多家,数量达到了世界第一。为无数科技人员下海创业、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提供载体与服务,为中国科技园区的快速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其中,大学科技园是承载创业孵化和技术转移功能的重要组织载体。它以研究型大学或大学群为依托,推动知识生产、技术创新、科技成果转化、孵化高新技术企业和培养复合型创新创业人才,是促进科技与经济紧密结合的重要粘合剂。天使投资是“原创之母”,是高科技产业融资的第一环。随着中国科技园区留学生创业、跨区域创业的兴起,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天使投资快速崛起,天使投资俱乐部、天使投资协会等专业组织涌现。中关村目前活跃着大量的天使投资人,而且这些天使投资开始致力于创办新型孵化器,比如车库咖啡和创新工场,它们都为中关村的新兴产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针对瞪羚企业的加速器与风险投资。“瞪羚企业”一词源自硅谷,是指在高新技术产业领域已跨越了“创业死亡谷”进入快速成长阶段企业,其标志是跑得快(增长速度快)、跳得高(创新活跃),企业年增长速度可以轻易达到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以上。在新经济时代,瞪羚企业数量是产业发展与经济景气的重要标志,一个地区的瞪羚企业数量越多,表明这一地区的创新活力越强、发展速度越快。中国科技园区之所以能够成为区域最具活力的经济板块,其关键就在于把瞪羚企业培育作为促进区域经济增长的核心工作抓手,通过建设现代企业加速器,支持瞪羚引进风险投资、进入二三板市场等手段,不断加速各类优势资源向瞪羚企业汇聚。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瞪羚企业最多的国家,中国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企业200多家,是除美国之外在纳斯达克上市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而且这些瞪羚企业往往出现在中关村、上海张江、武汉东湖等企业加速机制健全完善的科技园区。

支持高技术大公司进行技术并购、标准制定、建设企业园。中国科技园区始终把培育具有技术远见和集成能力的高技术大公司作为重要的工作抓手,尤其是在技术并购、技术标准制定等方面,支持一批具有良好前景的高技术大公司进一步做大做强,在全球范围内树立国际竞争力,争取产业主导权。中国科技园区在促进高技术大公司实施技术并购的过程中,一方面通过完善并购政策,另一方面在专业研究公司的支持下制定产业技术路线图,帮助企业把握产业技术发展规律,降低技术并购风险。为推动区域内高技术大公司在全球化竞争中获取高端价值的话语权,中国科技园区还在政策支持与引导、试点示范、支撑服务等方面推动高技术大公司参与技术标准制定及推广。此外,还支持大企业建立企业园,强化自身的配套协作效率。

4.2促进产业集群的组织创新


产业技术研究院。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科研体系已经被打破,部分科研机构直接转制成为企业参与市场竞争,部分科研机构成为公益性机构。新的适应市场需求的科技研发体系并没有建立起来,而一些高技术产业领域的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开发的需求呈现快速增长。在中国的科技园区,纷纷借鉴台湾工研院的模式,建立起满足地方产业发展需求的、按照市场化方式运行的产业技术研究院。如清华大学深圳工研院,中科院宁波材料所,昆山市工研院小核酸生物技术研究所,华中科技大学东莞产业技术研究院等等。总结起来,产业技术研究院的优势在于贯穿了产业的创新链条,围绕着从关键技术开发、技术转移、技术服务到创业孵化、产业化、人才培训等等各个环节提供服务。产业技术研究院为科技园区和地方经济在产业技术源头和高端人才培养两个方面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开放实验室。科研体系进一步整合、开放,“沉睡”多年的精密设备进一步被激活、共享,新型产学研、科技成果转化机制进一步优化提升,在中国科技园区出现了很多由政府支持引导、由高等院校、科研机构、转制院所、企业实验室、中介组织等联合建立的开放实验室,对区内外企业开展联合研发、委托研发、设计、中试和检测等技术服务,共同参与产业联盟、共同推进重大产业化项目、共同建设重大科技设施。比如中关村开放实验室工程,截止到2012年底,挂牌的实验室已达134家,激活了北京地区50年积累沉淀下的价值几十亿元的高端科研设备,面向示范区企业开放共享了检测和研发设备70299台(套),设备总价值近71.6亿元。累计申请发明专利4388项;累计参与创制标准3317项;仅2012年就承担国家重大项目2284项。
产业联盟。产业联盟是一个既松散又复杂的产业组织,其成员既有企业,也有大学、研究机构,甚至还有政府,是一个以占领市场、提升技术水平为基本目标的多元合作网络。以重点企业为核心,推进产前技术联盟、产业化联盟、市场联盟等多种形式的产业联盟建设,鼓励企业以联盟方式共同投资搭建科技资源条件平台,共同开展研发和产业化工作,是中国科技园区培育产业集群的一个重要手段,也是科技园区打造产业核心竞争力的一个成功经验。在多年的发展实践中,中国科技园区通过各种方式鼓励区域内企业采取产业联盟方式整合产业链资源,涌现出一批新型产业联盟,如闪联信息产业联盟、TD-SCDMA产业联盟、AVS产业联盟、优联网产业联盟等,为加强企业间的协作与联动,整合、协调优势资源,抓住与国际同步发展机遇,打造创新型产业集群,实现以群体合力参与国际竞争,为抢占全球化市场先机和产业话语权奠定了扎实基础。
专业园。由于产业链分解与空间专业化集聚而形成的专业园,具有易于形成产业链互补、技术人才互动、技术扩散和外溢的特点,能够有效降低产业要素的引进成本,是中国科技园区实现集约式、内涵式、产业集群式发展的重要组织载体。目前,专业园模式已在我国众多科技园区取得了成功,例如大连软件园,建设于1998年,规划面积约3平方公里,入园企业数量500余家,包括GE、IBM、HP、埃森哲、松下、索尼、日立、NTT、甲骨文等一批世界500强企业,已成为国内最具特色的专业化软件园区之一。再如中关村生命科学园,建设于2000年,一期占地1.3平方公里,聚集了北京蛋白质组研究中心、生物芯片国家工程中心、美国建赞、丹麦CCBR等一批国内外知名研究机构和知名企业,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生物医药专业化科技园区。

4.3 具有资源整合能力的产业组织者

在全球化的今天,有这样一批人或企业在促进产业发展过程中扮演了“组织者”的角色,因其具有较强的资源整合能力、较深的行业背景和敏锐的市场洞察力,所以能够对创业型企业的培育、成长和壮大起到帮扶作用。
专业型“产业组织者”。主要构成是三类人:一是投资人。在中国的科技园区,始终活跃着这些投资人的身影,他们具有较好的技术背景,对行业趋势深刻把握,对市场动态异常敏感,总能够把有限的资源投在最需要资金、最可能成长的种子项目上,使得创意快速变成企业,并对创业企业在技术方向、产品转化、资金运作过程中给出指导性意见。这类投资人以龚行宪、朱伟人、雷军等为代表。二是创业者。尤其是系列创业者和跨区域创业者,他们有着丰富的创业经验,并对创造新的商品和商业模式尤其执着,他们在硅谷、中关村等世界各地充当“空中飞人”,在不停地追求创业与成长中所获得的乐趣,并期待着改变世界。这类人以周鸿祎为代表;三是职业经理人。其典型特征是具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和行业经验,懂得如何为一家企业整合内部资源,提高运作效率,也能够凭借在行业内的影响去整合更多的外部合作者,这类人以李开复为代表。
平台型企业。在互联网时代,平台型企业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它既是一个企业,同时也是为同一个供应链上的众多企业提供发展载体的一个平台。在科技园区产业发展中,他们也扮演着“产业组织者”的角色。苹果公司Appstore模式的意义在于为第三方软件的提供者提供了方便而又高效的一个软件销售平台,使得第三方软件的提供者参与其中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苹果如果没有Appstore,其不可能成为一家世界级的大企业。腾讯公司通过即时通信QQ腾讯网腾讯游戏QQ空间腾讯微博搜搜拍拍财付通等中国领先的网络平台,打造了中国最大的网络社区。阿里巴巴则成为全球首家拥有600余万商人的电子商务网站,成为全球商人网络推广的首选网站,是被商人们评为最受欢迎的B2B网站。平台型企业为众多中小微企业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也成就了科技园区产业集群的发展。


五、区域个性:在平坦世界上创造尖峰

“世界是平的”与“创新尖峰区域”犹如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早在2006年,《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一书中提出,随着贸易自由化、生产国际化、金融全球化以及科技全球化的发展,生产要素加速在全球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导致出现了“平坦的世界”。但《2007硅谷指数》随后提出,虽然全球竞争的场地是扁平的,各地区依然可由其自身的专业化和竞争优势的相对强势而表现出来——在扁平世界上创造出“尖峰”。其核心就是基于产业价值链的分解加强区域价值链的空间集聚,通过生产要素的专业集聚及空间融合获取溢出效应,在区域竞争中培育出一批特色产业集群,打造在世界范围内处于“尖峰”位置的区域个性。


5.1 在全球化视野下,寻找区域长板

大家比较熟悉木桶理论,彼得·德鲁克提出,一个组织的能力像一个木桶,组织的水平即它的容量,取决于最短的这块木板。然而木桶理论或者短板更适合于企业与市场边界相对比较确定、竞争对手相对比较清晰的工业经济时代。在当前经济全球化和产业战略分解的快速变化时期,无论是企业还是园区,要真正打造差异化的核心竞争力,关键不在于补短板,而是发现自身优势,充分利用和发挥自身的核心能力,要发挥出自己的长板,形成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有独特性的品牌。和木桶相比较,长板更像一把伞,它的高度决定了其整合外部资源的容量和积累财富的能力。
长板理论决定了中国科技园区的区域个性、产业选择和发展模式,区域所在的自然资源、科教资源、产业组织、产业基础等共同构成了区域长板的基础。中国的科技园区均有着各自的长板优势,西安高新区和武汉东湖的科教资源;深圳高新区的市场化环境与移民新兴城市、毗邻香港的区位优势;大连高新区、襄阳高新区、保定高新区各自的优势产业基础等等,均是在区域竞争中形成的自身长板。与传统木桶理论不一样,在新经济时代,长板决定整体水平。中国科技园区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在充分尊重市场力量的基础上,大力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在全球化视野之下,以准确独到的眼光、积极有效的手段,精确定位区域长板,以此为基础进一步选择聚焦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特色品牌产业来重点鼓励发展,从而树立独一无二的区域个性。


5.2 依托区域长板,塑造区域个性

在创新全球化背景下,产业价值链一直在分解、分解再分解,同时又在空间上集聚、集聚再集聚,由此形成了专业化的空间与业态,推动着区域个性的形成。任何能够崛起的区域,都是由于把握了区域个性。中国科技园区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其关键就在于基于自身的区域长板优势,做出全球产业选择,大力发展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特色品牌产业,从而塑造出区域个性,成为平坦世界中的尖峰。
由于不同区域、不同发展阶段的科技园区具有不一样的优势资源、不一样的历史人文、不一样的产业组织、不一样的产业基础,因此不同的科技园区在塑造区域个性的过程中也选择了路径迥异的发展模式。例如中关村的区域长板是制度先行先试,智力密集(多技术源头)、创新创业活跃,因而强调科技与经济的结合,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中心。武汉东湖依托光电子领域的创新资源优势,塑造了在全球有竞争优势的中国光谷。保定高新区依托华北电力大学的技术优势以及在电力能源领域的企业资源,打造了中国电谷的区域品牌。这些园区都成为树立区域个性的典型代表。


六、结语:科技园区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四个方面的“诀窍”成就了中国科技园区伟大事业的发展,奠定了中国经济整体崛起的重要基石。在新科技革命来临的大背景下,各国都意识到未来经济增长点将来自于新兴产业并最终取决于创新能力的较量,要想真正走在世界的前面,必须强调发展以业态创新为主的原创产业。在新的历史阶段,科技园区正在实现由要素集中、企业集聚的产业基地,向创意创业人群集聚、新业态不断涌现的原创性产业的策源地转变,它将是我国发展原创新兴产业的主要阵地。革命尚未成功,而我们将一如既往。我们深信,中国科技园区在新一轮竞争中必将成为中国崛起的强大力量,他们代表着中国未来的希望!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